王旭寧:“九陽真經”成就豆漿機行業霸主

品牌中國   發布于2017-11-15 閱讀 1799   來自:品牌聯盟網

九陽豆漿機是世界上第一臺全自動家用豆漿機,現產品已覆蓋全國30多個省、市、自治區。今天就隨天天品牌小編一起來看看九陽豆漿機是如何發明出來的?

王旭寧:“九陽真經”成就豆漿機行業霸主

1994年的煙臺,一個喜歡喝豆漿的年輕人發明了世界第一臺全自動豆漿機,只需15分鐘就能磨出香濃豆漿的小機器在那個年代可是個新奇的玩意。當這個懷揣豆漿夢的工程師興奮地給他的第一批豆漿機貼上“旭”字商標的時候,可能沒有人意識到他開創的是一個全新的行業。

如今,23年過去,大部分的中國家庭都已經用上了豆漿機,而那個發明豆漿機的年輕人——王旭寧,也締造了自己的豆漿機王國——九陽。

初心只為報恩

1969年,王旭寧出生于煙臺棲霞一個教師家庭。棲霞地處膠東半島中部的沖擊平原,幾千年來,獨特的沙質土壤孕育出富含多種礦物質的山東大蔥、大蒜,尤其是那里的“紅富士”更是馳名中外,被譽為“蘋果之鄉”。

王旭寧家樓下就是一望無際的蘋果園,一到秋天,滿山遍野的都是紅蘋果。果園東北有位做豆腐的老大爺,60多歲。見大爺手腳不太利落,王旭寧沒事就去幫推磨,一來二去,祖孫倆成了忘年交,王旭寧也自此喜歡上了喝豆漿。

不知道是豆漿起了作用,還是遺傳了父母的好基因,王旭寧學習成績一直就很好,不僅小學、初中、高中名列前茅,就是后來在北京交大電機系學習,四年的平均成績也沒有掉出過班上前三。

大學畢業后,王旭寧被分配到了濟南鐵道職業技術學院做老師。有一年暑假,他回棲霞老家探望父母。當時,做豆腐的老爺子已經75歲,早已磨不動豆腐,但看到王旭寧回來,還是堅持要給他磨一碗豆漿。

你知道的,泡豆子,推磨、過濾、蒸煮,一干就是七八個小時,等到老爺子顫巍巍端過來一碗豆漿,王旭寧早已淚流滿面。

“必須搞出一臺豆漿機來!”他暗下決心。

回到學校,王旭寧便對寫論文、評職稱再也提不起興趣,而是一頭鉆到實驗室,開始搗鼓起食品加工機、電飯煲等各種小電器來,腦袋里成天琢磨的就是變壓器,交流電、電磁場等物理符號。

別說,科班出身就是不一樣,半年以后,王迅寧真就搞出了一臺像模像樣的豆漿機。

“什么?”當得知從豆子到豆漿機全程只需要15分鐘,老爺子驚呆了,周圍的鄰居也驚呆了!第二天,王旭陽父母家涌過來100多位鄉親。要知道,當時誰也沒見過如此省時省力的豆漿機。

一看很受歡迎,王旭陽動了心,“豆漿機是個生意”。于是1994年5月,他干脆辭掉教師的工作,與幾個朋友湊了25萬元,成立了濟南九陽電器公司。

不過,當王旭寧來到濟南市中心的人民廣場賣豆漿機時,卻叫好不叫座,圍觀的人多,買的人少,即便他現場演示如何做豆漿,請大伙免費品嘗,效果也不好,一個星期下來,累個半死,卻一臺也沒有賣出去。

怎么回事?“城里人都愛喝牛奶,沒有幾個人喝豆漿。”直到一個跳廣場舞的大媽告訴王旭陽,他這才恍然大悟。

既然城里人與農村人口味不一樣,王旭陽就決定先啟蒙,包裝豆漿,再賣豆漿機。

當年8月,他專門設立了豆漿營養研究室,將我國《神農本草經》《本草綱目》等醫學著作中關于豆漿的功效摘錄下來,并按照“利水下氣”“制諸風熱”“解諸毒”等分門別類,印制成宣傳冊。在解放路等市中心、趵突泉風景區、公交站等地,他一發就是5萬本。

此后,王旭陽走訪了濟南50個多個村落,搜集到了五谷豆漿、花生豆漿、紅棗豆漿等25個豆漿的經典配方,在此基礎上編撰出《鮮豆漿營養食譜》。1994年第四季度,他用3個月的時間,走遍了濟南1000多所中小學,免費贈送豆漿機。

經過半年多的宣傳,開始有顧客咨詢豆漿機,到了1995年2月,已經有了20多張訂單。

總算有了希望,王旭寧這才安心過年。沒有想到剛上班,就被幾位消費者堵在了九陽門口,“豆漿機根本洗不干凈,多放點大豆就煳了,必須退貨退錢。”

王旭寧傻了。此后,他折騰了半個月也沒有搞定,逼得沒辦法,他就在公司內部懸賞,“最高獎勵10萬元,外加1個月帶薪休假”。

10萬元是什么概念,當時在濟南市中心買套80平方米的房子都綽綽有余。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最后一位員工建議,采用美國的法拉爾過濾網,結果豆漿機清爽多了,放再多豆子也不糊了。什么是法拉爾過濾網?就是大網口,打磨精細,基本上連豆渣都能喝。

當年11月8日,一個只有1厘米高的通欄廣告出現在《齊魯晚報》上。這是一個標志,因為九陽就是從這1厘米開始艱難地長高的。在那則廣告上,王旭寧自信地喊出了“九陽豆漿機,十幾分鐘做出熟豆漿”的口號,結果1個星期就賣出了500多臺。

但是,有個顧客打來電話,“豆渣是能喝,但是口感不好”。這引起了王旭寧的注意,他進一步研究發現黃豆在常溫下粉碎,就會破壞自身的香味,還影響營養物質的吸收,“但如果把溫度調到86攝氏度左右,打出的豆漿人們喝起來就會更加香濃黏稠”。如此這般反復了11次,到了2004年,產品功能、質量終于穩定了下來。這時候,王旭寧在豆漿機上已經申請了3項專利,賣出了1萬臺豆漿機。到了2005年,這一數字達到5萬臺,產品已經遍布北京、上海等15個省市,王旭寧也賺得了第一個1000萬元。

“九陽真經”成就霸主

把一個產品做成了一個行業,九陽創造了一個全新的消費市場。對于九陽的成長之道,王旭寧經常談及的是“文化引導消費”的理念,從賣產品到賣生活方式。

家用豆漿機推廣初期,九陽在推廣產品的同時,注重對豆漿文化的推廣,注重豆漿營養價值的宣傳,使豆漿這一具有深厚中國飲食文化特色的健康飲品回歸到中國人的餐桌上,大大帶動了豆漿機的推廣與銷售。

2006年,隨著市場的快速擴張,王旭寧在石家莊建立了第一個九陽生活館,顧客可親自體驗做豆漿的過程,包教包會。 別說,雖然生活館的客流量不大,但成交率卻相當高。“過來十多個人,能賣出七八臺豆漿機”。

隨后,2006年12月,王旭寧砸下1億元拿下了央視《新聞聯播》《天氣預報》兩大時段的7秒黃金時間,開始實行廣告轟炸。就在這個時候,三鹿奶粉的三聚氰胺事件把整個奶業推向了萬丈深淵,豆漿一下子成了香餑餑。

于是,王旭寧借勢在沃爾瑪、大潤發、麥德龍等9大連鎖零售機構進行現場促銷。與此同時,他在全國招募了1500名經銷商,并在北京、廣州、沈陽等建立1500家九陽生活館。結果,2007年上半年,九陽豆漿機大爆發,銷售量比2005年翻了整整200倍,達到1000萬臺,銷量收入突破25億元。

不過,還沒等王旭陽喘口氣,就出現了央視名人崔永元與科普名人方舟子之間的轉基因大論戰,一時間人心惶惶,“大豆也有轉基因,以后不敢喝豆漿了!”喝豆漿的人一少,豆漿機的銷量自然就會下滑。怎么辦?“那就讓老百姓喝上放心的豆漿!”王旭寧二話沒說就去了東北,在黑龍江佳木斯三江平原,一簽約就是60萬畝黑土地,確保種植的是純天然、無污染的大豆。

一年后的九陽生活館,出現了銷售裝、贈品裝等8種“非轉基因高蛋白大豆”包裝。那段時間,大豆也成為搶手貨,僅2008年,王旭寧就賣出5000噸大豆。當然,九陽豆漿機也是大爆發,營收一舉突破43億元。

2008年6月6日,九陽股份正式亮相深圳交易所,市值突破138億元,王旭寧身價也超過40億元。

然而,高潮過后,卻沒有迎來另一個高潮,2009年,蘇寧、美的等著名家電品牌紛紛向豆漿行業發起沖擊,九陽的銷量出現了40%的下滑。面對危機,王旭寧演練出“九陽神功,”一舉在渠道狠發力。

“你進軍一線市場,我就進軍二、三線市場。”2010年,王旭寧在河北邯鄲,遼寧鞍山,新疆哈密等270多個縣市,一口氣建立了2500家零售終端。而且,每個終端都配一名導購。與一些導購只是擺設不同,九陽的導購員會不停地給顧客做演示,要么做豆漿,要么做榨汁。

那么,為什么九陽的導購如此賣力?當然是激勵與培養都到位,一是賣出一臺給15%的利潤,二是王旭寧開辦了導購學校,培訓半年上崗。

2012年,家電市場競爭進入白熱化,很多品牌選擇與經銷商聯盟,大打價格戰。

“我們要不要低價促銷?”王旭寧擺擺手,他給出的答案就是穩穩堅持自己的策略,一方面免費培訓到位,另一方面規劃到位,無論是促銷的規劃還是演示的規劃。

當然,經銷商向來是利益導向,誰給的利益最大就聽誰的。那么,如何約束經銷商呢?王旭寧的撒手锏就是不壓貨!

別的企業只考察進貨量,王旭寧還要考察實銷量,如果年底盤點,經銷商的庫存量超過100臺,王旭寧也會發狠,“罰半年的獎金”。

有壓力就有動力,經銷商不得不絞盡腦汁賣貨。雖然很多企業都知道說不壓貨,但真正能一直堅持做下去的品牌,除了茅臺和老干媽,剩下就是九陽了。

2014年,王旭寧宣布豆漿進入“無渣”時代,“無渣更營養、無渣更易清洗”。他一舉推出破壁豆漿機,實現三個智能:智能溫控、智能海拔識別、智能電壓識別。

為促進更新迭代,王旭寧扔出重磅炸彈,公布九陽消費補貼計劃,“任意品牌豆漿機都可抵用不同金額的置換補貼,置換九陽破壁及免濾系列豆漿機”。

結果,此招如同吸金大法一樣,很多其他品牌的顧客也紛紛拿上自家的豆漿機到九陽專賣店置換。王旭寧大獲全勝,2014年,九陽營收突破59億元,累計賣出了1億臺豆漿機。

從產業到文化

隨著豆漿機在市場上幾乎成為一枝獨秀,九陽適時將觸角升向了廚房小家電領域的其他產品,如料理機、榨汁機等,致力于全面打造九陽小家電的品牌。

從一臺豆漿機起步,到躋身國內飲食電器行業的佼佼者,九陽23年初心不改。而這份堅持,恰是九陽的生存之道:做自己最擅長的事,才能做得好。

王旭寧說,九陽的不同在于“偏執”。九陽每年的研發投入不低于銷售額的3%;科研團隊已經超過700人,而且還在不斷壯大。成立23年來,九陽經歷了15次重大技術革新。截至2015年年底,九陽擁有專利技術2047項。其中,發明專利135項,新增專利申請權516項。“用科技解決廚房的痛點。”王旭寧說。

市場環境在變,消費水平也在升級。九陽的應對之道,依然是堅持創新,做出既好看又好用的產品。國人海購電飯煲的熱情,讓懷疑“中國制造”的聲音甚囂塵上。2015年,九陽推出“鐵釜”系列電飯煲。在日本,九陽的工作人員費盡口舌,終于說服一家壽司店進行盲測。很多現場試吃的路人,毫不吝惜贊美之詞。但他們起初并不知道,這香甜可口的米飯出自中國制造的電飯煲。整個過程,九陽通過網絡進行直播,得到眾多網友關注。

“互聯網+”時代,制造企業面臨巨大挑戰,九陽也曾困惑。“后來到各研發部門去轉,他們就拿自己的新成果給我看。”那一刻,王旭寧的心一下子就踏實了。“既然繞不過去,就擁抱它。作為制造企業,我們的根本還是產品。互聯網只是企業經營環境的一部分,可以幫助九陽更好地服務用戶。”

2015年,根據從網絡社區收集到的需求,九陽使用功能、材質、顏色等不同的搭配方案,邀請一些活躍度較高的“寶媽”深度參與,“瓷寶煲”應運而生,雖然總共只賣出數千臺,但口碑之好出人意料。

王旭寧希望,未來的九陽,在消費者心目中不僅是豆漿機。“它是廚房烹飪的一個品牌,傳遞對自己、對家人的關愛。”

不過,今年4月19日的一則消息讓外界略感意外。當日晚間,九陽股份發布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王旭寧、朱宏韜、朱澤春及黃淑玲于近日簽署了《關于解除一致行動〈協議書〉的協議》(下稱《解除協議》)。這意味著四人維持了近15年的一致行動關系最終解除。

朱宏韜、朱澤春及黃淑玲與王旭寧都是九陽股份早年的創始人。一致行動關系解除后,王旭寧個人將成為九陽股份的實際控制人。

對于為何解除四人之間的一致行動關系,九陽股份給出的解釋是“為了提高公司決策效率,便于各方更清晰獨立地表達自己的決策意見。”

九陽股份還稱,一致行動關系解除不會引起公司管理層變動,不會對公司日常經營活動產生不利影響。話雖如此,合作了近15年的創始人團隊“散伙”,還是不免給九陽和王旭寧蒙上了一層陰影。

無論如何,小編希望九陽能給大眾帶來更多的好產品。

查看全部

品牌人物

彩票平台双面盘